第四十六章:崩山!

沧澜学院,沧澜殿。 殿内,世人围桌而坐,叶玄与妹妹时不时端一道菜上桌,每一道菜不是特别精美,但是闻起来却是特别香,让人很有胃口。 一旁,纪安之舔着筷子,好几次想动筷,不过都被纪老头与白泽以及墨云重用目光阻止。 要是让这女性现在就动筷,他们会连个骨头都没得啃。 过了好一会,菜总算上齐了。 十二道菜! 荤素都有! 叶灵灵巧地给世人盛了一碗饭,然后乖乖地坐到了叶玄的身旁。 纪老头喝了一口酒,道:“今日冲动了。” 世人缄默沉静。 叶玄想了想,然后道:“他们要欺压咱们!” 纪老头,“可忍一时!” 叶玄问,“忍了,他们就会放过咱们吗?” 说着,他摇头,“不会的,越忍,他们就越得劲。我在青城的时分,遇到一些人,他们很凶,很猛,你越脆弱,他们就越会欺压你,你只要跟他们打,打的他们痛了,他们才会敬重你,才会不敢容易欺压你。” 纪老头缄默沉静。 墨云起缄默沉静。 纪安之只顾着吃。 这时,白泽忽然道:“他说的对。我在邙山时,常常与妖兽奋斗,遇到妖兽,你千万别跑,你越跑,它就越凶,就越会来进犯你,你只要跟它打,打的它怕了,它下次看到你才不敢容易上来欺压你,甚至会退避。” 说着,他端起饭碗旁的酒杯对着叶玄,“干得好!” 叶玄也拿起酒杯,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墨云起,后者想了想,然后也拿起酒杯,三人相视了一眼,然后一饮而尽! 从前他们并不知道,但是现在,他们有一个一同的身份,那便是沧澜学院学员! 纪老头没有在说什么,开端吃饭。 周围几人都像是饿死鬼投胎,不到半刻钟,桌子上的饭菜现已被一网打尽。 吃完之后,纪老头狠狠灌了自己一口酒,然后道:“今夜子时来后山。” 说完,他回身离去。 纪安之放下筷子,她看了一眼叶玄,“还能再做点吗?” 叶玄嘴角微抽,他指了指一旁,“膳食房内给你留了一点。” 纪安之点了允许,“谢谢!” 说完她拿起筷子回身就走。 叶灵十分灵巧地将桌子上的碗筷收了下去,而白泽与墨云起两个人吃了后直接开溜……洗碗什么的,那是要他们命啊! 看到两人逃走,叶灵捂着小嘴轻笑了起来。 叶玄有些无法,他协助拾掇了下,然后道:“走,哥帮你一同洗!” 叶灵正要说话,就在这时,殿外忽然有动静响起。 叶玄回身,在殿外呈现了一张轮椅,轮椅上,坐着一名黑裙女子。 “聊聊?”黑裙女子忽然道。 叶玄指了指自己,“我?” 黑裙女子允许。 叶灵对着叶玄甜甜一笑,“哥,你去吧!我来拾掇就可以了。” 叶玄轻轻揉了揉叶灵的小脑袋,“当心点!” 叶灵点了允许,然后抱着碗筷朝着一旁走去。 叶玄走到了黑裙女子面前,“有事?” 黑裙女子伸出右手,掌心之中,一枚金色圆盘飞到了叶玄的面前。 “这是?”叶玄不解。 黑裙女子道:“奉国主之命,封你为国士!” 国士! 叶玄愣住了。 顷刻后,叶玄摇头,抵还了那枚圆牌,“无功不受禄。” 黑裙女子没有接,“两界城,你出手抵挡唐军。” 叶玄笑道:“仅仅这样?” 黑裙女子没有说话。 叶玄坐到了一旁石阶前,“那现已是之前好久的工作了,但是现在才来封我为国士……恕我直言,你们还有其他意图吧?” 黑裙女子仍旧缄默沉静。 叶玄又道:“现在我参加了沧澜学院,而且与仓木学院发生了抵触……让我猜猜,假如我没猜错,皇家不想仓木学院在姜国一家独大,由于仓木学院越大,越强,对皇室与皇权就越晦气。而现在,你们看到沧澜学院好像有与仓木学院对立的才干,所以想拉一把,好让两家学院斗个有你没我,可对?” 黑裙女子十指穿插放于腿上,“你比我幻想的要聪明的多。” 叶玄直视黑裙女子,“我不想被人使用!” 黑裙女子摇头,“当你参加沧澜学院的那一刻开端,你就注定担负了沧澜学院与仓木学院之间留下来的仇视。世仇,没有对错,只要立场问题。如你所言,姜国的确期望有人能制衡仓木学院,但是,这不是封你为国士的真实原因。” 叶玄走到了黑裙女子面前,“那真实原因是什么?” 黑裙女子昂首,她仍旧没有睁眼,“有个人,他在两界城郊外敢以一己之力面临唐国数千黑甲马队。” 叶玄缄默沉静。 黑裙女子忽然捉住叶玄的右手,然后将那枚金色圆盘放在了他掌心,“不管是沧澜学院,仍是仓木学院,其实咱们都是姜国人,只可惜,许多人忘记了这一点。心中有国,以国为大,且有才干者,才干被称之为国士,你当得起这个称谓,而这个称谓不会约束你什么,相反,日后在姜国各地,你都能取得国家的协助。” 说完,黑裙女子死后呈现了一名神秘人,神秘人推着黑裙女子回身离去。 神秘人推着黑裙女子下了山之后,忽然,他们停了下来,在他们面前不远处,躺着一名醉醺醺的老头。 黑裙女子轻轻俯身,“纪老。” 纪老头仍旧没有说话。 黑裙女子又道:“虽有使用之心,但国主并无歹意。” 纪老头侧了一个身,“他是国士的音讯,不得传出去,现在的他,还接受不起太多目光。” 黑裙女子轻轻俯身,“理解,多谢!” 说完,神秘人推着黑裙女子离去。 纪老头呼呼大睡。 夜半,子时。 叶玄与白泽还有墨云起来到了后山,在后山有一片瀑布,瀑布宽有十来丈,水流十分急。 而此刻,纪老头与纪安之早现已等候在此。 墨云起嘿嘿一笑,“纪老头,是不是要教授咱们什么绝世武技啊?” 这时,纪老头吹了一声口哨,下一刻,一头漆黑色的恶狼忽然自远处林中奔了出来。 狼稀有丈之高,全身毛发宛如白,一双眼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凶光! “魔狼!” 白泽神色警戒无比,“腾空境等级!” 纪老头指了指墨云起,后者楞了楞,“纪老头,你什么意思?” 就在这时,那头魔狼直接朝着墨云起冲了曩昔,那速度之快,便是叶玄都只能看到一道残影…… “妈的…..纪老头你发什么疯啊!” 墨云起回身就跑,他速度也很快,与魔狼不相手足。但是,在膂力方面,墨云起肯定是比不上妖兽的。 而就在这时,纪老头忽然看向白泽,白泽挺了挺胸膛,眼中毫无害怕,他最不怕的便是妖兽了!在邙山时,他天天都在跟妖兽打架! 纪老头忽然一把捉住了白泽,白泽下意识的想要抵挡,但当他用力时却惊骇的发现,他全身力气一点都使不出来! 在叶玄惊惶的目光之中,纪老头给白泽双脚套上了一根手臂粗的铁链,接着,他猛地提早白泽往远处瀑布便是一抛,白泽整个人直接砸入瀑布之下。 而这时,又呈现一头魔狼,那头魔狼跃到了瀑布旁,它捉住一处山壁上的一根铁链,然后猛地用力朝下一拉。 瀑布之中,白泽整个人顺着瀑布逆流而上,那强壮的水流冲击瞬间将白泽上身冲出了一道道红痕……一开端还好,但是重复通过两三次后,瀑布下传来了一道道哀嚎声。 别说白泽,便是叶玄看的都有允许皮发麻,他的肉身也强悍,但是,那些水流太急了,加上上逆流而上,那些水流比刀刃还要恐惧! 这时,纪老头看向了叶玄,叶玄眼皮一跳,这家伙的练习有点不正常啊! 纪老头打量了一眼叶玄,然后摇头,“整个帝都,以根底来论,除了那安国士之外,你不输任何人……” 叶玄讪笑了笑,“也就一般,一般!” 纪老头缄默沉静了。似是有些犯难,由于眼前这个家伙根底真实太好,而境地的话,又不能强行提高。 过了顷刻,纪老头忽然问,“你但是领会了战意?” 叶玄允许。 纪老头允许,“那就好办了。” 说着,他回身朝着一旁走去,“随我来!” 叶玄也急速跟了上去,纪安之也是紧随其后。 很快,在纪老头的带领下,叶玄来到了一座小山下,山不是特别大,但也不小,反正比沧澜殿要大至少十倍不止。 纪老头指着面前的那座小山,“你最拿手的拳法是什么?” 叶玄道:“拳崩!仅仅一门低阶武技。” 纪老头指了指面前的那座小山,“用你的拳崩打这座山,用力给我打,直到这座山被你打崩停止。” 叶玄愣在了原地。 “有问题?”纪老头问。 叶玄嗓子滚了滚,然后他指了指那座小山,“纪老头……你…..你今晚是不是喝醉了?要不,明日咱们在谈修炼的事?” 纪老头看着叶玄良久良久,最终,他回身,“带着你妹妹脱离吧!” 说完,他朝着远处走去。 “打,我打!” 就在这时,叶玄忽然道:“立刻就打!” 说完,他朝着远处那座小山冲了曩昔…… 砰砰砰…… 不一会,叶玄双手直接血肉模糊了来。